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不败军神第378章述职二拳

2020.05.07 来源: 浏览:1次

不败军神 第378章 述职2

国会议员们来自共和国的各个省分,不但身份和年龄不同,职业和经历也大不相同,这么一群人混搭在一起,要是能有志一同、众志成城那就见鬼了。事实上第三次中日战争的时候,吴畏的一团都在朝鲜登陆了,国会还在讨论是否对日宣战,要不是叶知秋威胁要解散国会,恐怕吴畏把东京打下来,国会还没通过动员法案呢,托吴畏速度快的福,宣扬部门刚刚开始宣传对日宣战,日本就投降了,举国欢庆之余,很多人都觉得早宣战早就赢了。只有外交部抹了一把冷汗,再晚宣战书就没地方送了。

国会里有这么1帮心思各异的成员,杨坚白这个议长自然也不可能像共和国其他部门的最高长官一样一言九鼎,事实上除了在举行会议的时候,他拥用保持会场纪律的权利外,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为了保护自己公正的议长形象,他甚至都不能像其他议员那样信口开合。

他虽然并没有参与到质询吴畏的议员当中去,倒是好歹也算体制内的,而且国会议员们都是文人脾气,事情还没办就已四下漏风,就连吴畏现在手里都有详细情报,杨坚白身为议长,固然不可能1diǎn不知情。

所以看到吴畏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杨坚白心里叹气,也没什么心思和吴畏説话,安排他坐下后,转身就离开了。

吴畏四下看了看,主席台上摆了一排桌子,但是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对面台下一堆乱哄哄的议员,也没什么人理睬他。

他掀开面前的茶壶看了看,发现里面是新沏好的绿茶,因而向台下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议员们在国会里算是上班,有事没事都能泡一天,服务员也习惯了议员老爷们千奇百怪的要求,不过主席台上的人招呼自己倒真是少见,一般的人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狠不得照一面就走,就算有什么不便也都忍着了。

一个男服务生走到台下,仰头向吴畏问道:“您有什么事?”

吴畏指了指自己的杯子,“有咖啡吗?”

服务员愣了一下,diǎn了diǎn头,吴畏很高兴,“双份拿铁谢谢。”

服务员看着他1脸的疑惑,“什么?”

“没有拿铁?”吴畏心説难道这个时候就都三合一速溶了?他又问道:“意浓呢?”

服务员老老实实的摇头,“我不知道,您是要咖啡吗?”

吴畏摆了摆手,“不拘什么,拿一大壶来。”

服务员吓了一跳,心説这位果然是大将军出身,咖啡都论壶喝,难道要洗澡不成?

好在议员当中也有喝这类洋玩意的,咖啡粉和热水都是现成的,很快就给吴畏冲了满满一壶上来。吴畏这才知道,原来国会提供的咖啡竟然也是美式的,连个拉花都没有。

他这算是连着两宿没睡觉,就算是铁打的也觉得犯困,所以才要咖啡来提示,反正没人理他,自己拿茶杯倒了满满一杯咖啡,吹了几下,端起来两口就倒进了肚子。热咖啡进肚,虽然烫得太吡牙咧嘴,精神却是一震,然后在心里腹诽——糖放多了,牛奶放少了。

正想再倒一杯的时候,就听到大厅里人声1静,抬头看到顾雨和蓝晓田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吴畏要扮猪吃老虎,所以进来的时候刻意低调,连卫兵都没带。顾雨却没有这个想法,在几个全幅武装的兵士簇拥下走上台来,士兵们则直接站到了主席台的两侧。

吴畏在看到顾雨和蓝晓田出现的时候,就站起身来敬礼,1直到两个人走上台来。

果然顾雨对吴畏这个举动很满意。按道理説,吴畏和他只差了一级,等他走到眼前才敬礼也説得过去,不过吴畏在大庭广众面前一向是很给上官面子的,当然不会居功自傲。

3个人互相敬礼之后,杨坚白忙着给两位参谋长安排座位。顾雨笑道:“今天中正是主角,我俩就是陪绑,就坐在中正旁边吧。”

一面説,一面居然就拉着蓝晓田坐到了吴畏的下手边。

本来吴畏坐得就靠边,这样一来,仨人都坐到一个角上了。杨坚白觉得脑门冒汗,干脆建议吴畏坐到中间来。

吴畏奇道:“大总统来了怎么办?”

那仨人都看他,心説大总统来了才难办。

吴畏也没在乎,他现在算是胜券在握。传统文人没有那么强的民族观念,和满人权贵勾连,完全可以推説顾念旧情。不过他手里这几份信都是可以证明对方支持复辟的,这个就属于屁股问题了。吴畏穿越前看多了港台****的嘴脸,学了一手好帽子,到时候往政治正确上一绕,就可以轻松拿下——心里怎样想的两説,谁敢在国会里公开站出来支持复辟?

给吴畏调换座位的时候,杨坚白还在奇怪,心説这位怎么这么好説话了,难道以为混个好态度就能过场了?不知道议员们都是欺善怕恶的吗?

看到吴畏换到了主席台中央,下面的议员们精神一震,有人向杨坚白叫道:“是否是可以开始了?”

杨坚白想了想,转头去看吴畏,发现后者没有反对,因而宣布开会。

吴畏摸出蓝晓田的稿子,放在桌子上,听蓝晓田低声问道:“写得还满意吗?”

吴畏一摊手,“我还没看。”

蓝晓田接下来的话被咽在嗓子里,看着他説不出话来。顾雨皱眉説道:“你太不重视了。”

吴畏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説话,就看到林绍南请求发言。

吴畏眼神好,一眼就看到林绍南的稿子比自己的厚得多,连忙插嘴道:“杨议长,发言不用站起身吗?”

杨坚白一愣,看了吴畏一眼,向林绍南説道:“请林议员站起来。”

议员们平时发言当然是要起立的,不然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轮到谁説话了。但是今天的发言顺序是提早准备好的,自然不用担心这个。而且林绍南手里这份稿子里有大段摘抄顾名声系列报道的内容,从头读到尾,没有一个小时总要半个小时,林议员也不傻,能不给自己的腿脚找麻烦当然更好。

没想到吴畏小时候听领导作报告的机会太多,斗争经验太丰富,一打眼就能看出稿子的厚度,压根不上这个当。

听了杨坚白的话,林绍南迟疑了一下,本来站起来也没什么,不过这算是第一次和吴畏交锋,不能就此示弱。于是向杨坚白説道:“杨议长,鄙人近日腿疾复发,请求坐着发言。”

杨坚白心里大叫倒霉,心説你纠缠这类细节有甚么用啊?他倒是知道林绍南是给谁办事,因而拿眼睛去看坐在林绍南不远处的康南海,结果发现这位老先生正老神在在的发愣。

杨坚白无奈,diǎn头説道:“那就请杨议员坐着説吧。”

林绍南还没来得及表示感谢,就看到吴畏举手説道:“杨议长,鄙人近日操劳国事,睡眠不足,要求闭着眼睛听。”

一边説,一边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听了他的话,国会大厅里一片哗然,杨坚白看着吴畏发了一会呆,才问道:“吴将军昨晚没睡好吗?”

吴畏笑道:“不瞒杨议长,不只昨晚,还有前晚,大前晚,大大前晚……”

杨坚白连忙摆手,不给吴畏灌水的机会,苦笑道:“这个不妥吧。”

林绍南起不起身,都是发言,其实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吴畏要求闭着眼睛听,万一打起呼噜来,是叫他还是不叫他?

这么想的不只有杨坚白,顾雨也有diǎn不好意思,低声説道:“不要纠缠细节。”

“细节决定成败。”吴畏低声説道:“总长你不想赢吗?”

顾雨一时语塞,看了他一眼,diǎn头説道:“你随便。”

于是吴畏继续一脸恳切的看杨坚白,顺便又打了个哈欠。

杨坚白无奈劝道:“请两位注意会议纪律。”

吴畏一摊手,示意这话应该先和林绍南説。杨坚白叹了一口气,探身向吴畏説道:“坐着发言没什么影响吧?”

“闭着眼睛听没什么影响吧?”

这个时候康南海总算是神游回来了,向林绍南説道:“林议员还是起身发言吧。”

这次林绍南不敢违背,只好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杨坚白拿手帕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心説这算第一回合吗?

林绍南倒也没有被这次的失败打击到,展开稿子读了起来。顾名声的文笔算是好的,发回来的报导写得很是煽情,林绍南读起来声情并茂,读到日本人民遭受苦难的情节时,还不忘拿手帕擦擦眼睛。本来以为会换来一阵热烈的掌声,没想到却听到了几声轻笑。

他愕然抬头,就看到吴畏正和蓝晓田低声説话,虽然听不到説的是什么,但是只看吴畏脸上的笑容,就能知道人家压根没听自己发言。

林绍南怒道:“请吴将军自重。”

吴畏愕然看着他,“什么?”

杨坚白也皱眉説道:“请吴将军认真听林议员发言。”

吴畏摊手説道:“林议员这是在发言?我以为是在读报,为什么我听着这么耳熟?”

这次大厅后面又传来一阵笑声,很多中立的议员都觉得今天的会议也许不会像平日那样烦闷。就连林如南阵营里的一些议员,也乐得看自己同伴的笑话。只有康南海等人皱起眉头,发觉今天的交锋只怕是一场恶战。

石家庄九州医院联系电话
急性腹泻种类和原因
活络油的主要成分和作用
Tags:
友情链接
兰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