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我在末世有套房第二百五十二章谁说我要和你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二百五十二章 谁说我要和你们走?

杨家坪制衣厂外。

一辆轿车停在了相距厂房院门约莫两百米的小路边。

这辆车显然不是他的迈巴赫S600,而是他花了十万块钱,从尚未关门的二手市场买来的桑塔纳。毕竟,他可不想自己的爱车在交火中报废。

江晨下了车,环视了下四周的环境,然后向那间已经不知道荒废了多久的制衣厂走去。

这便是约定中的目的地,与湖城相距12公里。

厂房的四周除了长满荒草的地基便是光秃秃的农田,附近根本看不到什么人烟。

然而就在这人迹罕至的厂房门外,江晨却是看到了四辆不怎么应景的面包车。

制衣厂门口站着两名头带着鸭舌帽的男人,那鼓鼓囊囊的羽绒服里应该藏着什么东西。他们的手一直揣在兜里,想必捏着的是武器。

江晨嘴角玩味地扬了扬,没有半分畏惧地向门口走去。

看着江晨走来,那两人交换了下眼神,其中一人走了过去。

“很高兴见到你,江先生。不知道你是否有遵守约定?”那人伸出了右手,微笑道。

他指的自然是那个独自前往的约定。

“你们难道不会自己看吗?”

丢下了这句话,江晨无视了他伸出的手,向制衣厂内走去。

保持着伸手的姿态,尴尬的表情浮现在了那人脸上。看着一同站岗的同伴满脸憋笑的表情,他尴尬地摊手耸了耸肩,然后将手插回了兜里。

阿伊莎没有跟过来,江晨交给她了别的任务。

如张友杰要求的那样,他是独自赴约。

厂房中央亮着影影绰绰的白炽灯,窗边上隐隐可见人影。

推开了厂房的大门,江晨环视了下大厅内同时现出一个寂寥孤寂的内心。 3.2 换上奢华的黑色皮草的数人,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

城市迷彩色的防弹背心,充满金属质感的漆黑色突击步枪......能将这些玩意儿运进国内,想必也是费了一番功夫。

十五名CIA特工分布在厂房的各个角落。站在门口迎接江晨的只有五人

为首的那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虽然无法确认他的具体实力,但仅凭直觉的话,这人应该比罗伯茨的保镖尼克还要强上几分。

想必他就是娜塔莎口中的那个格里斯,绰号饿狼的格里斯。

很好。都在这里。

“你就是江晨?”见到江晨进来,站在厂房中央的白人掐灭了烟头。咧嘴笑着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照片。

脸上的沟壑扭在了一起,那碧色的眼眸中透着凶狠的幽光,上下打量着江晨。

“没错。”江晨淡淡地同时帮助各阶层的主管 把事情做正确 。 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说道。

“既然来了。那想必你应该已经做出决定了。”格里斯耸了耸肩说道。

“当然。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和夏诗雨通个。”直视着他的双眼。浑身发抖的他透过门缝江晨沉声道。

“放心吧,黄皮猴子,人质很安全。毕竟我们是CIA。不是IS。”站在一旁的美国人坐稳了国家队的主力位置。   然而在北京奥运会后嘲讽道。

“是吗?我一直搞不懂这两个组织有什么区别。”

“你――”

听到江晨那嘲讽的话语,那美国人顿时一怒。撸起袖子作势欲上前。

“克雷姆,闭嘴。”格里斯瞟了那队友一眼,淡淡地说道。

“是......”这位彪形大汉立刻低下了头。很老实地向后退下了。

面对这位实力恐怖的队长,他实在没什么抬杠的勇气。

报出自己所属组织的名字,已经违反了纪律,不过见任务已经要完成,格里斯也就没说什么了。

偏了偏头,格里斯向旁边的人说道。

“给他。”

“好的长官。”那名带着棒球帽的士兵从战术背心中抽出了对讲机,走向江晨,递到了他手上。

嘴角扬起一抹微不可查的嘲笑,接过对讲机,江晨另一只插在兜里的手,轻轻拨开了无线电追踪设备的开关。

那边的事就交给阿伊莎好了。

“喂?夏诗雨吗!”

“江晨......你,你在哪?”

听着那憔悴的声音,努力克制住心头的怒火,江晨深吸了一口气,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说道。

“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还没有。他,他们到底是谁?”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助与惊恐,不过嗓音并不沙哑,应该是没有遭受什么残酷的待遇。

确认了夏诗雨的平安,江晨稍稍安心了下来。

然而就在他准备多为阿伊莎争取些时间的时候,通讯却是从那边挂断了。

“到此为止,你只有10秒中确认人质安全的时间。”格里斯咧了咧嘴,掏出打火机,再次给自己点上了根烟,“现在,你的选择决定了你和你女朋友的生死。当然,你似乎也没很多选择。”

缓缓地放下了对讲机,江晨看着格里斯的双眼。

“哦?”

我可不这么认为。

默默地在心中补了句,江晨插在兜里的手,将无线电追踪设备扔进了储物空间,接着又取出了一个纸片状的遥控器,按下了开关。

停在厂房外的那辆桑塔纳,后备箱中的广域信号屏蔽仪瞬间开启,阻断了方圆5公里的一切电磁波信号。

“克雷姆,检查他的装备。”没有理会江晨,格里斯偏了偏头,向站在一边的战友说道。

“好的,BOSS。”

扭了扭脖子,发出了噼啪的响声,克雷姆狞笑着向江晨走了过去。

他已经打定了注意,得给这个狂妄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比如在搜身的时候,不小心捏爆他一颗蛋蛋......

“在离开这里之前,我们需要检查你身上的装备,以防止你身上携带了定位设备。当然,如果你反抗的话,可能会发生一点点不愉快。”

看着向他走来的克雷姆,江晨突然笑了。

“离开这里?谁说我要和你们走?”

闻言,包括格里斯和克雷姆,围着江晨的五个人都愣住了。

没有给他们反应过来的机会,话音未落,江晨已经扣下了口袋中EMP手雷与烟雾弹的引信。

嗡――!

电流音的嗡鸣声响起,灯泡骤然熄灭,厂房内顷刻陷入黑暗。与此同时,烟雾猛地从江晨的位置扩散开来,隐去了他的身形。

“杀了他!”

扯着嗓子喊道,格里斯当机立断地下达了击杀的指令。与此同时,他抬起步枪,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哒哒――!

火光跳跃,交错的火力撕碎了那团隐去江晨身影的烟雾。空旷的厂房内,一时充斥着火药的爆响与金属弹壳落地的清脆声响。

由于视膜无法适应骤变的光线,所有人的视域都是一片黑暗。然而在场的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够默契地开枪封死目标的所有逃脱路径。

“停火!”

枪声停息,硝烟散去。

一瞬间厂房内重回寂静。

那团浓浓的烟雾匀速地扩散着,渐渐轻触那自枪口升起的青烟。

厂房中央的五名CIA探员保持着枪口平举的姿态,锁定着烟雾中央的位置。

虽然烟雾尚未散去,但没有人会怀疑那个不识相的东方人已经惨死的结局。

从如此凶猛的火力中逃脱,简直是天方夜谭。

保持着射击姿态,只是士兵的纪律而已。

“BOSS,已经死了吧。”活动着指节,克雷姆忍不住说道。

格里斯死死地盯着烟雾中央。

目标无疑是死了,然而他的心头那股愈渐强烈的不安感却是挥之不去。

那烟雾就好似魔鬼的卵,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从中走出。

是错觉吗?

然而就在这时,他那幽绿色的瞳孔猛地缩紧,脸上那属于精锐士兵的从容不迫,顷刻间荡然无存!

“上帝......”声音染上了一丝绝望,先前还准备捏爆江晨蛋蛋的那个克雷姆,端着步枪颤抖地后退着。

冰冷的钢铁装甲外壳,映照着五张满是惊恐的脸。

T-3型动力装甲裹住了全身,三棱状枪管高速地旋转着,江晨狞笑着打开了武器模块的保险。

“let’s-play-a-game!”(未完待续。)

PS:(PS:由于老师任性加了两节实验,今天白天满课,临时提前更新。熬夜到现在可算是码完了。困死我了,睡觉去了......)

南通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
小分子靶向药会发生耐药吗
拉萨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兰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