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晦暗的身影_1

2020.04.08 来源: 浏览:1次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晦暗的身影

意外的是,这排名看似毫无规章,却十分巧妙的避开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到十五组,成功的将剑宗精英分离开,如秦石,天香阁鲁山大师的弟子云岩,执法阁大长老的弟子,龙挺严,剑擎弟子,羽月,及皓月,和最后的苏辄,被分别分在不同的分组中。

这样的做法,无疑能够减少前期的碰撞,但是想想也是不无道理,如果刚开始,秦石和苏辄就被分在一队,那这场弟子大赛的后期恐怕会失去很多看点。

分组确定,众弟子皆是有喜有忧,其中欢喜最明显的就是一组,一组中,名气最大的也就是羽月了,剑擎的弟子,但是羽月的修为,勉强才在天巅九层,甚至还没有达到域境,这让很多弟子都露出窃喜。

而最为忧愁的,则是七组和十三组,七组,是苏辄的分组,而十三组则是秦石所在。

一时间,七组和十三组的弟子都是沮丧个脸:“喂,有没有搞错啊,我怎么和这个变态分到了一组?”

“是啊,我还想着能靠这次弟子赛出人头地呢,运气怎么会这么惨!”

“你们不错了!你们是和秦石一组,再怎么说秦石也只有天巅境境,老子可是分到了七组,和苏辄师兄一组,苏辄师兄可是货真价实的域境啊,而且还是域境圆满的修为,是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了,我才是没救了呢。”

刚刚还斗志昂扬的弟子全部变成了软茄子。

其中也就只有那几名强者,算是比较镇定的了,望着那分组的名列,云岩失望的长叹一声:“真是可惜,只差一组!”

“呵呵,别着急,会有机会让你们较量的。”鲁山拍了拍云岩的肩膀,云岩是第十四组,正巧和秦石岔开一组。

云岩眼神泛起寒光:“哼,我说过,他要是赢了我,以后我甘愿给他做牛做马,但是如果他赢不了我,我一定要他好看!”

鲁山笑而不语的抚须。

“我想诸位对自己的分组应该已经清楚了,是否还有什么异议吗?”执法的长老干咳几声,将场面控制下来后朗朗传音。

众弟子鸦雀无声的相觑一眼,纷纷摇头。

执法长老这才满意一笑:“那好,那我们就开始吧,一组的参赛弟子做好准备,半柱香后开始你们的比拼!”

一组弟子纷纷跃上擂台,在擂台下方的不远处,皓月拍了拍羽月的肩膀:“加油,给兄弟们开个好头。”

羽月回身一笑:“我尽力吧,但一组里,除了我之外,还是有几个能人的,我也没有把握能够取胜。”

“什么丧气话,这要是被石头听见,非要骂你没出息不可!”皓月白了羽月一眼,话到这里却是不禁露出几分担忧。

担忧的不光是他,羽月也是微微皱眉,长叹一声:“也不知道这臭小子跑到哪去了,这个节骨眼了竟然还没有回来!”

皓月有气无力的摇摇头:“谁知道他,他一直都是这样,好在他被分在了十三组,应该一时间还不会轮到他,你先去吧,等着他回来给他个惊喜。”

羽月轻点螓首,旋即他回身冲着身旁的倩影望去,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温柔,道:“等着我。”

“嗯,我等你回来!”晴儿一笑。

看着两人的模样,皓月骂道:“你们俩有完没完啊,没看见旁边还有两个单身狗呢吗?你们这是虐狗不花钱是不是?又是什么生离死别,真是够了!”

许清枫认可的用力点头。

羽月撇撇嘴:“单身狗,懂什么。”

“你!”皓月愤怒的直咬牙。

然而,不给他机会,羽月亲了口晴儿的额头,纵然一跃,跃到擂台上,冲着几人道:“等着我凯旋归来,旗开得胜!”

“哼,这还像是句人话。”皓月没好气的哼了哼。

这时,一组弟子齐聚,再怎么说剑宗也有近百万的弟子,就算是被分成十五组任然是十分庞大,只见半柱香过后的时候,那本来很辽阔的擂台在瞬间变得十分拥挤,乌压压的密密麻麻全都是人。

半柱香过去,执法长老朗声道:“剑宗年度弟子大赛,是关于我宗弟子能力的测试,一切点到为止,不得下杀手,否则,一经发现,立即取消参赛资格,告诉我,你们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数万名的弟子洪亮回应。

执法长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旋即他猛的挥手:“好,我宣布,剑宗本年度全宗弟子大赛第一组,现在正式启动!”

“哦哦哦!!!”

瞬间,全场沸腾,各个参赛者当机立断,开始之时是最容易得手的时候,一瞬间他们几乎全部选择了周边的人下手。

砰!

一眨眼,漫天的蛟龙飞凤,无尽剑光,天穹上展现出极为恐怖的火光,无穷无尽的武学,数以千万记的在天穹上炸开。

一时间,那擂台之上绚丽缤纷。

看着那刀光剑影,电光火石的擂台,在下方晴儿玉手相互合十,紧张的在胸前祈祷。

见状,皓月安抚道:“别担心,羽月没事的,这点小场面难不住他的。”

晴儿用力的点头。

剑宗高层一方,则是露出欣慰的笑容,几名长老轻轻议论:“你们说,这一组,最后谁会是胜者?”

“这不好说,虽说是取前五十名,不过终归会有个强弱之分,看现在的积分,羽月的机会不小。”

在擂台上方,有一座与擂台同步的屏幕,上面不断滚动着当前弟子的排名,而所谓的积分,则是根据他们所击败的对手来计算。

在交手中,每当遇到危险时,弟子都有机会捏碎胸膛的护符,护符一旦被捏碎,马上会被传出擂台。

当前的排名,羽月无疑第一。

几名围在剑擎身旁的长老奉承而笑,道:“剑擎,你可真是收了个不错的徒儿啊。”

徒儿争气,身为师父自然会感到骄傲,绕是古板的剑擎也不例外,嘴角不自主的扬起浅笑:“确实,羽月这孩子,虽说天赋并不出众,不过却是十分的刻苦求学,这几年里他的进步连我都感到大吃一惊。”

“嗯,看这样子,一组的胜者肯定是这羽月了。”几名小张劳连忙拍马屁的道。

而突然,一道十分戏谑的笑声响起,一人道:“呵呵,羽月么?那我看倒是未必。”

“嗯?”

几名长老包括剑擎都是皱了皱眉,顺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

“莫雨长老,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开口的,是一名年纪略长,并且和剑擎平起平坐的长老,他嘴角阴险的一笑:“也没什么意思,不过是和你们的看法不同罢了,就这羽月这点本事,能强挺进前五十名,应该已经算是万幸了,就他也想要拿冠军,开玩笑。”

“喂,你这老东西,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再怎么说,羽月也是剑擎长老的徒弟,你这么说他,难道是在瞧不起剑擎长老?”

莫雨一笑:“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啊,不过如果非要说的话,我却是不怎么瞧得起他,一个连自己女人都照顾不好的男人,也算男人?”

“你!”几名长老脸色猛的一变,他们都知道关于,梅天娇是剑擎的死穴,这暮雨却这样拿出来说事,分明是在激怒剑擎啊。

然而意外的是,剑擎这次竟然十分冷静,笑了笑:“暮雨,随便你怎么说,迟早有一天,我会让真相大白的。”

“呦,半年不见,脾气倒是沉稳不少嘛?”暮雨微微意外,旋即笑着摇摇头:“行,这也算是进步,不过我刚刚说的话可不是开玩笑,你那徒儿啊,真不行。”

剑擎老眼又是一沉,而下一秒,他猛的一惊,当即转身望向擂台上,从那不断升起的漫天武学中,让他莫名的感到几分不安。

此时,羽月正威风凛凛的穿梭在众弟子群中,他的修为,在一组中可以说是上等,几乎举手投足间,便有弟子落败。

只是,当他越陷越深,突然他左右的四周,猛的升起八道光束。

光束直指天穹,一瞬间成一道诡异的阵法,将羽月牢牢的封印在其中。

羽月见到那阵法猛的停下,而在阵法定格以后,一道十分阴暗的身影从光束中走出,挡住羽月的去路。

“呵呵,羽月,我们又见面了!”

见到那人,羽月猛的一惊:“是,是你?”

不光是羽月,见到那身影,连剑擎和刚刚围在剑擎身边的几名长老都是皱起眉头:“怎么可能会是他?”

而要说反应最大的,无疑是在下方的皓月、许清枫、和晴儿。

当看见那晦暗的身影时,晴儿的杏眼都是闪过几分惊慌,娇躯狂颤几下,险些的没站稳脚。

“清枫,快扶住她!”皓月连忙道。

许清枫动作极快的扶住晴儿,这才免得晴儿摔倒在地。

而皓月此时,眼神间却是闪烁起不敢置信和忧色,他拳头死死的攥紧,不断的吱吱作响。

“暮雨,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藤黄健骨丸治滑膜炎吗赣州治疗男科方法治疗小孩流鼻涕感冒药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一盒几袋
咸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骨质疏松的孕妇要补钙吗
Tags:
友情链接
兰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