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别把作家当作宠物永恒

2021.05.05 来源: 浏览:0次

作家的生存困境,一向为大家所关注,杜甫、曹雪芹等如今占据了大中学教材最耀眼的版面的人物,贫病交加,无法靠文学养活自己的事,或许有人以为太过遥远,且不去说它。当下的作家群体,生存状况究竟如何?因为莫言获得诺奖后,表达的心愿是在北京买一所房子,中国作家的生存困境的话题便再一次被人们翻出来咀嚼了。

绝大部分作家,处于贫困境地,是实情。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始人吴怀尧称,截至目前,稿费年收入超过百万元的作家只有 0人。绝大多数作家收入比不上公司白领。作家沙漠舟去年因病去世,去世之前他最穷时,一天只能吃一个馒头。

于是有人义愤填膺地站了出来。据10月15日《广州》报道,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茅盾文学奖得住告诉,“文学是需要供养的,莫言的获奖,对那些诟病作协体制的人,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这就不仅仅是要用言语为作家主持公道,还要恶狠狠地打诟病作协体制者的耳光。

然而且慢!

也催热了的上业务。 首先,莫言并不是一个需要供养的作家。他虽然是中国作协副主席,有一份稳定的工薪收入,但他并不单指望这个养家糊口。我们应该不至于忘记,莫言曾以 45万元的版税收入,登上2006中国作家富豪榜的第20位,是个名副其实的“富豪”,并不靠区区数万元的年薪过日子。因此,莫言获奖,和供养没丁点儿关系,称它“是一记耳光”,至少在逻辑上是不通的。

古人有言,“诗穷而后工”。没有困顿的人生,没有曲折坎坷的仕途,没有对贫困的切身感悟,或许难有对下层民众的悲悯情怀,难有一腔抑郁不平之气,陶渊明、杜甫、曹雪芹等反倒产生不出。这么看来,对作家而言,困顿不纯粹是坏事。想象一下,锦衣玉食中的人们,斗鸡走马、醉生梦死者居多,眼里不太可能有人类的苦难,何以产生伟大的文学作品?杜甫感叹文章憎达命,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要解决作家的生存困境,并不在于供养。把作品推向市场,提高版税,以质论价,就很不错。2009年后,随着民营出版商的崛起,一些传统作家的严肃作品也开始遵循商业模式运作。麦家在获得茅盾文学奖后,其新作《风语》被出版商以500万元的天价买下,周国平的《宝贝宝贝》则买了1000万元。或许,这就是解决作家生存出路的方向。

当然,文学不是牛肉,可以论斤论两摆在屠桌上出卖。鉴别作品的价值,是一项复杂的工程,但无论如何,都不宜再贩卖“作家需要供养”之类的荒谬论调。

(:李央)

宏济堂小儿消食片
济南好男科医院
南宁前列腺炎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兰州物联网